關於部落格
底片‧數位‧LOMO‧城氏攝影
  • 5635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攝影書摘] 地獄谷的芭比娃娃《尋找幸運星。蜷川實花》

 

初次的照片、孩童時期的夢想
 
看到我拍的照片,大家都跟我說,「看起來很快樂」。雖然不是全部的人,但大部分的人都有這樣的感覺。只是,我自己在這快樂的氛圍裡,絕對有著極相對的某種意象包含在內。人們常說我的照片「有毒」,簡單來說或許真是如此。其實這才是原本的我(笑)。因此,當看我的照片的人跟我說,「讓人感到很幸福」時,我是真的很高興,但另一方面,卻也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。當然,我是真的非常地開心。只是,我是個非常害羞的人,自我意識又很強,所以不太擅長這種直接的表達方法。這麼一想,或許我真的想表達的是快樂的氣氛。所有的事物都是有兩面的,這之間的對比,月是強烈越是吸引人,越多面向當然越是有魅力。
 
我很喜歡和死亡扯上關係。現在雖然還沒有變,但是我想小時候喜愛的程度更大吧!
 
還有,我十分在意自己一事,也有點不太尋常,當我被父母親罵到哭時,還會到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臉,心想:「喔~原來人哭的時候是這種表情啊。」確認著這件事等等。真是人小鬼大。
 
雖然很多小時候的是我自己記不太清楚,但聽附近的鄰居說,我的確是個奇怪的孩子。某個下雨天,有一個阿姨看到我沒撐傘在雨中走路,於是想拿傘給我,我卻回答:「不用,沒關係,我現在想淋雨。」說完就回家了(笑)。我完全不記得這件事,但現在回老家,大家還經常提起這件事。
 
提著LV去小戲院
 
--這一章節並沒有節錄文字,但這一節很有趣。
 
《Olive》遊戲
 
我想有很多喜歡拍照的人很喜歡相機,我自己是對相機本身完全不感興趣,只是覺得拍照比起做任何事都要快樂。我認為照片很容ˋ易讓人有自己正在創作些什麼的感覺,而且是最簡單的方式。因此,我很明白為什麼現在的女生都會帶著相機在街上走。照片一拍馬上就能看不是嗎?不僅不花時間,只要按下快門,任誰都能夠做。它讓人很容易就能滿足自己的表現慾。
 
我也想早點變成大人,然後做些什麼,心態非常焦急。只是每天還得去上學,父親又不要我去當童星,所以根本什麼也不能做。但是我還是很想很想做些什麼,於是,我才會開始拍照吧。當時我也畫畫,但拍照是更簡單的創作方法。
 
--這節透漏了蜷川第一台單眼是Minolta的,我想也許會有人想知道,就筆記下來
 
為什麼要拍黑白的呢?原因是沒有人拍黑白相片,再加上看起來充滿藝術氣息(笑)。我想這是為了滿足我的表現慾的方法。因此,當時我壓根沒想過要當攝影師,或是想以拍照為生。只是想要表現自己和別人不同,想要滿足自己不是個普通人的慾望,所以才攝影。
 
總之就是很想自己創作些什麼,就是一直有焦慮感。父母親沒有要我去考大學,也沒有叫我走美術的路。他們跟我說,我愛做什麼都可以,只要不要懷孕就是了(笑)。
 
素描與分數─去上為了考美術系的預備學校
 
像這樣是自己決定後才去做的事,而且是在自己的眼前被評分排名次,那真的已經沒有退路了。
 
不管怎麼說,那個時期是我第一次拚全力去做些什麼。
 
希望自己能親手創作些什麼的同時,我又想到我們家的家訓,「在精神和經濟上都得自力才行」。
 
我無法擺脫預備學校時代為了配合考試練就的繪畫技巧,無法從那些限制中掙脫,反而畫不出自己的東西。所以,那之後就完全畫不出來了。
 
我想這也是教育之所以恐怖的地方。其實只要自己能掙脫這些限制就行了,但我卻做不到,相反的,因為沒有人教過我如何拍照,所以從一開始我就打從心裡認為可以自由地去拍,想怎麼拍都行。這成為我的長處之一。
 
但是每個人的個性不同,無法一概而論,拜師學藝有時反而會讓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原創性無法發揮,有好也有弊。


延伸閱讀: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