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底片‧數位‧LOMO‧城氏攝影
  • 5635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蜷川實花。找到自己想做的事x所謂才華這件事

找到自己想做的事

總之,就不喜歡念書。討厭要死背的。就連數學,當終於結束了乘法除法的時候,對我來說,就已經完完全全的結束了。小學時,跟爸爸說的是「在我人生裡面絕對不需要比這更多的數學!只要會加減乘除其他的都用不上,絕對是用不上的東西,所以討厭。」有上述這般的宣言。其實呢,就是乘法除法只要會用計算機就可以了,所以不想學(笑)。
 
對於這樣的我,父親則是想「或許確實如Mika的說法一樣。但是你長大以後出社會的時候,是沒有辦法只做你喜歡的事情的。所以當成是那個時候的訓練,即使不想學會覺得沒有用也試試看。」
 
現在回想起來,或許真的是這個樣子,但還是無法完全接受。「因為那根本就不需要啊。」完全沒有學習。就因為這樣,數學、化學、物理等等的理科我總是零分,歷史也是覺得去記那些年號是真的很無聊,所以完全沒有去背。(頑固!)
 
寫報告或是寫讀書感言等等的成績倒是蠻好的,但考試成績老是很破。成績是350人中的第325名!這並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完全無所謂,這完全不在乎的地方,是有點不害臊。
 
現在當媽媽了則想:「當初我也不想念書,像這種上學念書的雞毛蒜皮小事跟孩子說:你去做啊,我說不出口吧?如果有想做的事情的話,自己就會做了嗎?做不到的話自己就覺得沒面子了吧?」(旁觀)。
 
但是,我就是盡量看書、看電影、看舞台、看展覽來取代學習。在像海綿一班的學習的年齡時,購體驗很到很多的優質的東西,這件事到現在都是我的財產。然後,還真如母親的預言一般,能夠找到自己想做的事,整個人都變了,很正經的努力變成現在超認真的蜷川,這件事還請等待下一篇。
 
就算是這樣,結論是我家父母真的不一樣,我長這麼大了像「你要好好唸書喔」這樣的話一次都沒有被說過。我還真是像那種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典型。
 

 
所謂才華這件事

上一回,我寫了一個由於跟自己的人生沒有任何關係,所以在學校完全沒有學習的事情(當然成績是非常糟糕)。這一次我要寫的,是在找到我想要做的事情之後的事。在高中時期,我認為總之我將來就是會成為一位藝術家(籠統)。首先就要訂立一個目標要進入美術大學。
 
然後就開始去上專門要考美術大學的補習班,但這一連串震撼的開始。要花一整天去素描石膏像跟靜物,對於剛開始的我而言所有人都是天才狀態。
 
像目前為止一樣的「唉呦這樣不是我想做的事情。」之類的逃避方法,覺得自己好差勁喔,相當難受。明明是自己選的、又是自己想做的事,所以用「唉呦這又……」的說法就說不過去了。
 
很努力地畫完了以後,馬上就會是講評會。要到所有人前面發表,並且直接在我們前決定名次。出了社會之後這可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但對於受到「人人平等」的教育的我們來說這可是相當的震撼。不管怎麼樣的努力去做,還是有做不好的事情,第一次有這樣的傷痛。
 
有沒有過:當自己真的想要做點什麼事的時候,卻發現自認為的理想高度跟現在的自己相差太遠,而心灰意冷?
 
但,即使因為目標太遠而感到沮喪,我認為要能達到自己目標最直接的路就是從承認「目前為止的自己是完全不行的」這件事情開始。
 
自己可以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,卻又無法做得順利的時候,人會在這個時候去尋找各式各樣的原因。是因為自己的際遇不好、是因為自己的運氣不好,是因為周遭的人都不了解我……但我覺得這些都不是原因。結論就是「自己不行」。雖然這真的是非常辛苦的過程,唯有承認自己不行,接受不行的自己,一步一步往前進。
 
所謂的有才華,就是對於想做的那件事情能「不惜一切的努力、真的去作得到」。你能夠不間斷的持續地去做。回頭看看自己,僅僅只是不間斷的一直持續地在作,真的就是這樣的感覺。
 


長大的歷程我在之前的尋找幸運星裡面有摘錄到,延伸閱讀: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