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底片‧數位‧LOMO‧城氏攝影
  • 56810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台灣攝影人物誌 02 - 陳柏銓 (Po)

個人簡歷
 
1984年     生於台灣彰化縣
2008年     交通大學多媒體工程研究所畢業,隻身前往印度擔任志工62天。
2010年     獨立出版「印度。漂流」圖文書,最多曾有40個商家寄賣。
2011年     接下雲林縣政府文化處的計畫。9月卸下工程師職位。
2011年     第57屆坎城國際廣告節攝影比賽入圍,iPA非專業類兩項榮譽獎。
2012年     高雄獎入選
 
個人網站:www.pochentw.com
 
 
Q:在什麼樣的契機下,讓你想要拿起相機開始拍照? 
 
第一次拿起相機大概是大一大二的時候,那時候買了一台近兩萬的canon s30,只有三百萬畫素,
那時候什麼都不懂,只有出去玩的時候會拿來拍照,反而是朋友借去時,拍出路燈的星芒讓我一整個驚訝。 (題外話,那時候是成大攝影社最活耀的時候)
 
大四的時候買了Panasonic 的 FZ7 (類單眼)去了一趟雲南四川之後就賣掉了,因為覺得變焦好慢,拍的東西都會模糊。碩一的時候,號稱最輕的單眼Pentax K100D上市了,六百萬的像素再加上SMC鍍膜,還有PFC網站上面的毒照太多,於是我就買了第一台單眼,很認真的拍了一些照片,
但資工背景的我,沒有什麼美感,總是拍的不好,卻覺得自己拍的很好。
 
大約從擁有單眼開始,才算開始接觸攝影,慢慢的走到現在。
 
之後因為開始拍婚攝,在表哥的支持之下,無償的支援了許多鏡頭,買了Canon 7D,才算認真拍照,但是如果要算真的開始「面對攝影」,應該是在2011年5月開始在曾敏雄老師那邊上進階班,總共上了八堂課,有七位前輩介紹自己的攝影作品,學到最多的是面對攝影的態度,我覺得這個只有當大師站在面前才能感受到的,從此之後,我才嚴肅的面對攝影。
 
Q:談談你喜歡拍攝的題材好了,從開始拿起相機到現在,你有特別喜歡拍攝的內容嗎?
 
風景攝影應該算是比較喜歡的,山、海、天空,那種是拍不膩的,喜歡一些很簡單的畫面跟線條。
2010 蘭嶼 
 
 
或是會自己嘗試好像沒人這樣拍過的題材,像是用閃燈打亮雨滴的照片就是我特別喜歡的作品。
rain drop
 

我因為非科班出身,沒有包袱,因此很喜歡玩弄相機,也拍過很多模糊晃動的作品(挑戰攝影的界線與定義),喜歡拍出一些具有繪畫性的作品。
20111226-_MG_8255


moving lights in the night

鄉土的影像我也蠻喜歡拍的,因為我覺得那是我內心缺乏的部份,有點類似勞動者群像的概念。
 
Q:之前你去了印度一趟,在印度旅行的感覺如何?
 
研究所畢業之後,因為不想太早當兵,故意填了第三梯次,隔年一月才入伍,
適逢人生的低潮,因此從三月多就開始籌劃要勇敢的走出去。
 
62天的志工之旅,前六週都在工作,週末的時候去鄰近的地方遊玩,真正的旅行是最後的兩周。
前六週的在地生活讓我對印度有了緩衝,
記得剛下火車,接待的印度友人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不懂,
食物也不太習慣,為了省錢也嘗試自己煮飯,
兩週後才終於漸漸習慣印度人的生活與語言、食物。
 
在印度受到很大的衝擊,不管是語言上、生活習慣上、環境上,
還有跟自己的相處上都有很大的挑戰(幾乎都是一人行動)。
 
我覺得旅行保持心情愉悅最重要,因為它會影響你看到的一切。
 
Q:跟一般人旅行不同的是,你出了一本影像書,為什麼你會想到要出一本這樣的書?
 
在朋友的鼓勵下,想把自己的小小冒險做一個整理。
 
幾千張的照片與每天的日記,因為要整理成書,必須不斷的捨棄與挑選,
這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,但是對於自己的成長是很有幫助的(包含攝影上)。
經過整理與篩選,才能找出衝擊和震撼最底層的原因,而那些,可能是自己逃避已久的事物。
如果只是放在心裡而不去整理,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。
 
這算是第一次獨立出版的書籍。
 
Q:岔題一下,關於獨立出版,我知道你也稍有涉略,也打算出版自己的第二本書,不知道你對「獨立出版」有什麼樣的想法?又或者是否有考慮過跟出版社合作?
 
我的獨立出版旅程,是從明信片開始,那時候印了五張台東的風景,放在各民宿寄賣,很快的就回本了。印度的小書,因為必須完整傳達我的概念,所以選擇用書的形式出版,算是獨立出版的第一次嘗試 (而不是像明信片是散開的)。
 
一般作家都是找出版社,但是出版社的編輯與美術設計因為利潤的關係,必須在短時間內有大量產出,因此,幾乎每一本書都設計得一樣,在書架上的生命也很短,每個月有幾千本書上市,在短時間內又被下架。
 
若以作者的概念來看獨立出版(也有出版社做獨立出版,只出版自己覺得有意義的書),
是要如何在這樣的機制下生存,保護自己的作品不被一致化的處理,擁有自己的靈魂,並且出版有意義的書。而不是出版一些被短期的炒作的書,砍了一大堆樹,沒多久就被忘記。
 
當然我比較幸運,能有貴人從「印度漂流」就開始幫我審視影像與文字,
這次「雲林有大家」更是由她擔任總編輯,在讀過我的文章與照片之後,理出一個方向,
然後所有的視覺設計跟文章都要朝這樣的理念去走。
 
這樣的合作程度,是很難在出版社出現的。
 
另外在出書的利潤來說,當然印刷費要自己付,這是最大的負擔,
但是利潤也是賺的比較多。像我會把書放在咖啡店&二手書店寄賣,
其生命週期比在書店長上許多,除非店家拒絕合作,不然通常是可以一直放置的。
也因此,即使是印度這樣屬於個人心情記錄的小書,在每個點平均一個月都能賣出一本,
慢慢的,首刷1000本已經差不多快賣完了。
 
獨立出版對我來說:市面上的書已經太多,不需要去湊一腳,
寫一本能夠留給你兒孫的書,一本真正為自己的生命、為土地寫的書。
 
Q:你曾經接過婚禮攝影,為什麼會想要接這樣的攝影工作?而後來為什麼又沒有繼續接了呢?
 
一開始從家人的婚禮開始拍起,覺得有趣,有錢賺,慢慢的想要開始認真拍。我從免錢的開始拍,有一次拍了12小時拿了2300的紅包。也覺得可以磨練自己的技術,之後就在十幾場的拍攝中提昇了自己的技術與經驗。
 
曾經有想要以此維生的念頭,也曾經籌組團隊,我們的概念是會訪談新人寫成故事,再將當天拍攝的照片編輯成一本故事書。大概認真經營了半年多的時間,後來,我覺得很累,因為平常要上班,拍攝一場,就得花上我一兩週的心力才能交件,我覺得都沒有自己的作品產出,再加上接到雲林的案子,因此就放下婚攝的工作。
 
拍婚禮,是拍兩個人的感情,
拍雲林,是拍土地上的感情。
 
Q:那現在呢?現在平常應該沒有在上班了吧!是否有想過要繼續接婚禮攝影?更進一步地問,那接下來是否有打算從事任何攝影相關工作維生?
 
現在正在忙書籍出版的事情,等到書籍上市之後,應該會去找工作,我不會找攝影相關工作維生,因為攝影是我目前的媒材,如果又從事這樣的工作,我可能會很疲乏。
 
因為我覺得創作比較重要,攝影只是一個工具&媒介,
讓自己想說的話有辦法出現在世人面前。
  
Q:你在雲林拍攝了很多影像,很多人也許只知道你接了一個案子要拍攝很多關於雲林的影像,你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在這邊拍攝的心得嗎?
 
其實我是資工背景出身的,沒有做過田野調查,也沒有做過訪談,更別說是要寫一個人的故事,
總是跟電腦對話的我,也不擅長和人談話,簡單來說,我只是個會操作相機的人。
 
走進鄉村,都市長大的我,不知道菜是如何從土地生長出來的,魚是如何被捕撈上岸的,許多產業我都不懂,完全沒概念。在加上政府沒有給予方向,我也是採用跟印度一樣的角度:什麼都不準備,不做功課,讓自己和環境自然的碰撞。撞久了,我就知道該拍什麼。
 
我覺得拍攝最困難的就是要拍攝的時候還要一邊想問題去問對方,
要怎麼問,才能問到重點,才能問到內心深處,這個是所有攝影書籍上沒寫的,
因此我覺得肖像攝影是最難的,因為必須拍到靈魂才算是好的肖像攝影。
 
現在拍攝人的方式還是比較像是報導攝影,屬於旁觀的角度,忠實的紀錄人的表情和動作。
 
在拍攝了那麼多人之後,我才漸漸的感覺到土地有所連接,
跟這麼多在泥土裡、海水裡生活的人對話聊天,
我覺得我才是真正的人。
 
Q:聽起來你似乎有想要從影像中傳達一些東西給觀看者,這些想要傳達的東西有著核心的思想嗎?還是只是想要忠實記錄個小故事?
 
在雲林的部份,因為沒有預設立場,因此,拍攝什麼,也是出自於本能。
想拍什麼,拍下什麼,選出什麼照片,這都跟我自己內心有關係。
 
後來才明白,我拍下這些,是因為我心裡的空缺,
在都市長大,因此對鄉村嚮往,自然而然,每一個我沒看過的,全成了鏡頭下的風景。
 
我希望能讓大家看看土地上的人,在看過那麼多人在土地上生活的姿態之後,
能夠問自己是不是要生活在現在的住所,要用怎樣的方式去生活,
更認識這塊土地,認識自己。
 
我只是時代的產物,代表的是社會的縮影,
從我出發的影像,同樣能夠反應到整個大環境,
或許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些影像是很有趣的事情。
 
Q:那雲林的案子結束後,你有想要接著拍哪個地方嗎?
 
我曾去過德國、希臘、雲南四川和印度自助旅行,
但印度志工之旅回來之後就覺得對台灣不夠認識,
雲林也是一個剛好的契機讓我認識自己的家鄉。
 
如果有機會的話,希望把台灣都拍遍,尤其是台灣的離島,
但是現在要先顧保肚子(笑),因為沒有收入已經半年多了。
 
Q:你拍攝得獎的內容是較為抽象的影像,而在抽象作品中,很多人很重視論述的部分,你怎麼看這件事情?

2012高雄獎入選
no27 
 
因為我的作品屬於觀念藝術,所以我覺得論述是重要的,因為這代表你的思考脈絡,
是怎樣的因素才讓你有這樣的感覺,因此想要把它表達出來。
 
在更長的創作脈絡裡,創作論述更是重要,因為這代表你的思考過程,從這裡走到那裡。但是我覺得在藝術市場裡,論述可能比較不重要,因為有些人是憑直覺來購買作品的。
 
不過,論述有可能會跟作品不合,
只要看作品就會知道他的想法,是騙不了人的,(尤其是攝影)
有的人可能會用論述加以擴大解釋或是掩飾自己的動機,久了之後還是會被看出來的。
 
Q:那你有比較喜歡的攝影師或者藝術家嗎?他們為何吸引你?
 
如果要論作品,可能是因為自己的方向還沒有很穩定,倒是沒有特別喜歡的藝術家。
但我特喜歡寧靜感十足的作品,像是 梶岡俊幸 Toshiyuki Kajioka 的,
那種感覺是站在面前會被震撼跟融化的,非常驚人,
我想這樣的作品必須具有深厚的文學素養、人生歷練才做的出來,
若是論內心狀態,得首推「張照堂」,他在「揮手的姿勢」一書裡面提到為什麼攝影,
攝影的心情等等,有太多都與我有共鳴,他可以說是我心靈上的導師。
  
Q:除了上述這些,有什麼其他的想要跟大家分享嗎?
 
規則就是拿來被打破的,沒有底片與數位攝影分別,或是修圖不修圖的差別,
重要的是你想要拍什麼,進而選擇適合自己的工具,
然後用各種方式,把自身要傳達的東西表達清楚,如此而已。
 
 
 現在Po即將出版新書,請大家一起幫他集氣!
 
《雲林有大家》攝影記錄專書
募集百萬祝福!請到 http://www.pochentw.com/book_yunlin.php 留言祝福
 


延伸閱讀: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