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底片‧數位‧LOMO‧城氏攝影
  • 5675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攝影書摘] 拍照的自由《尋找幸運星。蜷川實花》

 
課業與攝影兩者兼顧

當拍照開始變成我生活中快樂的事,第二年重考,我開始思考是否要選擇去上攝影科的課程。但是,最後我沒有選擇攝影科,因為我認為拍照沒有必要向別人學習。與其去學攝影,島不如去加強自己比較弱的一面。
 
發表自己的照片時,我最主要的考量是,要如何呈現我手上的照片,要怎樣才能吸引更多人想看我的照片。出版攝影集時,我會去想像購買的人是誰,依讀者來訂定售價,也很在意紙質、重量、大小等細節。當然,在拍照時我完全不會去思考這些東西,但拍完後,卻很常以第三者的眼光來看待自己的照片。這種想法或許是圖像設計和廣告的學習中受到的影響吧!
 
挑戰公開召募作品展與第一件工作

十位入選者中只有一位會被選為最優秀獎,當時我並沒有被選上。我想當時我不服輸的個性又開始作祟,因為每半年舉辦一次的「攝影一坪展」,我偏執地連續參選了四次,最後終於入選最優秀獎。
 
當時,我最近程的目標是每半年至少參加一次公開召募展。拍照的好處是拍完後立刻就能看到作品;要匯集成一本攝影集,卻需要花費相當的時間和勞力。但是,報名參展是有明確日期的,只要在期限之前,完成一本攝影集不就行了。這是十分明確的目標,即使落選了,至少手邊還有一本攝影集會留下來。因此每半年我必定參加公開召募展。人基本上總是選擇輕鬆的路走,所以最好事先計畫好,按行程上的日期行動。況且,至今為止我一直都在拍照,只是現在初次意識到想把照片公開發表讓大家看。這讓我的拍照行為本身有了改變,明白地說,在按下快門的瞬間雖然沒有什麼改變,但拍照完後選擇相片的角度卻改變了。因為在意別人的眼光,所以挑選方式變得很嚴厲,也希望照片的完成度是更高的。讓我學到如何把照片匯整成冊,和拍完照之後的作業的重要性。
 
那個公開召募展的好處還有一項,就是每次都是給相同的評審評判。換言之,如果和前一次的水準相同,就會落。因此,自己必須超越之前的自己,非得有進步不可。要自己掌控自己的作品,並且進步到下一個更高的階段,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。我想,開始在意別人的眼光是進步的原動力。作品要怎樣才會讓人看起來有新意,要怎樣看起來才覺得有進步。這是我第一次開始意識到第三者的眼光,這真的讓我學到很多。
 
要求自律,不會對誰來說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。我的作法是,去做那些會讓自己感到緊張的工作,挑戰至今為止不曾體驗的世界,比自己置於不得不去做的位置。這樣的態度至今為止不曾改變過。因為自己不可能把自己到最高境界,所以必須自己製造這樣的機會。
 
開始拍彩色照片,表現自己的風格

因為拍了很多自己的肖像照,開始模仿起自己來了。累積了許多經驗,知道什麼時候應該怎麼拍,照片就會更好,對於拍照的純粹度卻開始下降。很不可思議的,一旦有了這種不純正的想法後,會立刻顯現在照片上。像我這樣光拍自己,更是一眼就看出來了,一看就知道和入選的作品,還被別人稱讚的作品很相似,這下糟了,都還沒站上起跑點,卻陷入了複製自己照片的死胡同裡!但是,不論怎麼拍,我還是陷在自己的圈圈裡走不出來。當時的我還沒有學會如何去掌控自己。
 
至今為止,學畫和喜歡華麗的東西,還有說不上是不正常的生活(笑),好像全部都連結了起來。黑白照片滿暗沉的,好像只能把自己年幼時喜歡看地獄谷和喜歡熔岩的這些黑暗面,以濃厚的色調表現。但是彩色照片不僅包括了自己黑暗的一面,連喜歡華麗色彩的部分也納入。
 
Girly Photo Boom

我當時還很害怕,因為我認為自己是「美術大學學生」,不認為自己是單純的年輕女生。但是,受這股風潮所託,自己被稱為「女大學生攝影師」(笑)。我驚覺原來年輕有身為女性這件事實就有其利用價值,也有其商品價值。
 
不論外人以什麼樣的眼光來看我,我認為照片還是得有機會曝光,才算走上出發點。至今為止的這股風潮,照片就像是消費品,看過就沒留下什麼。但我還是覺得不論是什麼樣的環境,我希望有更多的機會讓更多的人看到我的照片。
 
要如何擺脫被概括歸類於「女子攝影師」和「名人第二代」這樣雙重的頭銜,要如何才能讓大家重新認識蜷川実花這個人,當時可說是我最煩惱的事。
 
雖然接受採訪的機會很多,但是攝影的工作卻沒有因此而增加。
 
我的作品雖然被廣為介紹,但是工作卻沒有因此立刻找上門。不過,因為名聲變大,當要打電話推銷自己也變得比較容易倒是真的。
 
開始朝專業攝影師邁進

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但我總有一種想法,拍照不是件拜師學藝的事。進大學是為了加強自己比較弱的部分,我總覺得,拍照不是件可以學習的事。
 
拍照唯一的理由是,想擁有一件能隨性自由發揮的事,這只是為了取得自己生活的平衡點。只有拍照是不需要聽從別人應該這樣拍或應該那樣拍的指示,是屬於自己的重要又神聖的領域,這個不可侵犯的領域是我想完全保留給自己的。因此我不想向其他人學習,也決心不去上任何課程。儘管這個選擇不是只有這個理由,但我隱約覺得這似乎和自己的原創力有著緊密的聯繫。
 
當然,在那至後出現了許多令人困窘的事情,因為我完全沒有在攝影棚拍攝的經驗,也完全不知道打燈的方法(笑)。
 


延伸閱讀: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