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ift Photo

關於部落格
底片‧數位‧LOMO‧城氏攝影
  • 5603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攝影書摘~這就是當代攝影 The Photograph as Contemporary Art(中)

 

第5章 親密生活 INTIMATE LIFE
 
本章探討當代藝術攝影呈現家庭面貌與親密生活的各種方式。這些影像自然不造作、具強烈主觀,敘事風格有如日記告白,這些都與本書先前所提那些審慎思考、事先籌畫的創作策略有顯著差異。要理解親密攝影是如何建構出來,有個出發點是考察他們如何挪用家庭攝影與快照的視覺語言,卻將影像擺在公開展示的脈絡裡。家庭攝影的技術或守法大部分都不特別出眾,除非家裡正巧有位熱衷拍照而不甘於平庸作品的業餘攝影者。我們也許會後悔當初拍照時構圖不夠細心,沒讓拿著相機的手指避開鏡頭,或用閃光燈時沒處理「紅眼」,然而這些缺陷,畢竟不是我們衡量家庭照成功與否的標準。家庭攝影的重點,在於至親愛人是否有在重大活動或特殊時刻現身。本章許多照片因此都有常見的拍照「瑕疵」,例如構圖不平衡、影像模糊、打光不均,或是機器沖印導致的色調偏差等。非關藝術的家庭攝影常見的技術缺陷,被親密攝影轉化為表達個人經驗視覺語言,那狀似技巧粗劣的影像其實是刻意設想的成果,藉以表達攝影家與拍攝對象的親密關係。
 
藝術攝影雖然美化了家庭快照的美學,卻常用負面的情感元素取代家庭影像預設的情節,例如悲傷、爭執、藥癮或疾病等。
 
親密攝影有一套與生俱來的保護機制,可免於嚴肅或過於負面的藝術評論。攝影家長時間累積大量作品後,等於將自身生命與不斷拍照這件事劃上等號。他們推出新攝影集或展覽時,藝評很少會全盤否定,因為那等於是在對攝影家人生與創作動機進行道德批判。這種狀況在長期拍攝私密生活的日本攝影家荒木經惟身上尤其明顯。
 
第6章 歷史片刻 MOMENTS IN HISTORY
 
本章主題探討攝影如何見證全球的生活形態與事件。攝影家如何既質疑照片的紀實力量,但仍堅持利用藝術策略去維持攝影的社會意義?面對紀實攝影委託減少、電視與數位媒體成為最直接的資訊載體,攝影工作者的應對之道,是從藝術的風潮與脈絡裡尋求創作空間。
 
當代藝術攝影家基本採取一種反報導(anti-reportage)的創作立場,他們放慢拍攝節奏、避開火爆時刻,並在決定性瞬間過了之後才抵達現場。他們使用中片幅或者大片幅相機(而非常見的35mm相機),這種相機在戰爭或者災難現場實屬罕見,至少19世紀中葉以降就變得很稀罕。這代表新世代攝影家試圖以一種設想周全的、沉思的態度刻畫世界與其被捲入混亂不堪的事件中心,或面對面處理個人的苦難、奔痛,攝影家選擇的是呈現災難過後殘留的一切,並常藉由風格化手法展現其特殊視野。
 
究竟要如何才能呈現衝突苦難的慘痛複雜?利用藝術手法將社會事件與歷史代價轉化為視覺形式,這種創作如今已發展得極為成熟。
 
攝影在處理人物題材,社會危機或是不公義事件的後遺症時,最常見的形式是本書第3章所提的冷面攝影。論者通常主張,這種攝影允許被攝者主控自己的呈現方式,而攝影者僅是被攝者存在狀態與沉著神態的見證人。照片的相關文字及圖說也很重要,它們陳述了照片人物的遭遇、如何倖存,以及拍攝地點、時間等事實資訊。有時候照片旁也會引述被攝者的談話,不但給他們發言的機會,也確認了攝影家的腳色僅是中介者。若是為了藝廊展示或書籍出版而拍攝某群人物的肖像照,耗費的時間通常會比拍攝新聞事件還要多,造訪次數也較頻繁。此一狀況通常會在照片中的配文裡提及,藉以說明藝術創作計畫的倫理與反(counter)報導的面向。攝影這必須花時間與拍攝對象互動,等待時間成熟,再以一種已充分了解(儘管仍是局外人)的立場拍攝。
 
自1920年代紀實攝影一詞出現以來,科化社會邊緣團體便一直是這類攝影關注的焦點。但時至今日,紀實影像卻更常在藝術書與展覽空間出現,而不是刊載在報章雜誌上,這代表了攝影環境的鉅變。紀實雖然不再是藝術圈最風行的攝影形式,但在一些重量級藝術家的手上,仍是重要的社會暨政治工具。
 
近25年以來,加拿大藝術家艾倫‧薩庫拉藉由寫作與攝影,不斷強烈主張藝術創作為何應該(且如何針對)操控世界的經濟與社會力量進行透徹且政治化的調查。薩庫拉的照片有種刻意的艱深,他無法化約為簡單的象徵影像,也無法以一幅照片代表所有影像。藉著這種創作策略,他一方面抗拒被藝術市場消費,卻仍然能在國際藝術展覽界(尤其是歐洲)佔有一席之地。
 
紀實攝影的理念,在於揭露社會真實並反駁大眾偏見。照片作為視覺證據,展現了事物面貌如何異於人們的想像。此一理念,如今也成為當代攝影不斷探索的沃土。

延伸閱讀: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